当前位置:主页 >> 环卫清洁

该怎么解决这些大量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化工园

2021-11-17 09:07:52| 来源:| 编辑:| 点击:4次

该怎么解决这些大量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化工园?

该怎么解决这些大量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化工园

【导读/摘要】

目前中国的化工产业生产总值占到全球的40%,到2030年,这个规模会扩大到49%,也就是说中国其实已经占了全世界化工行业的半壁江山。

而大量的化工园区,存在历史遗留问题,即地方在追求发展,追求GDP的同时,把大量的化工园关于安全的评估、审批、管理等方面的很多程序给省略了,这就给我们的现状和未来埋下了很多的雷,而这个雷只不过就看什么时间爆炸了而已。

化工行业在中国

主持人:根据德国巴斯夫公司上半年的预测,目前中国的化工产业生产总值占到全球的40%,到2030年,这个规模会扩大到49%,也就是说中国其实已经占了全世界化工行业的半壁江山。

当然这个预测是在响水爆炸发生之前,在响水爆炸发生之后,响水油化工园区的隔壁连云港化工产业园,正在计划扩大它的规模,同时在响水,据我所知,今年10月,原本打算全部闭园的响水化工园区,还将会有几家大型的化工企业恢复生产。

所以我们可以预测,未来NGO的小伙伴们,还是需要把他们的目光,放在化工产业园。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化工企业要搬迁到化工园中,我们是不是需要对化工园有一个更加全面立体的认识。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天需要讨论的重点话题。

今天我们请到两位NGO的小伙伴,来分享一下他们在案例干预过程当中遇到的一些困惑。第一位首先请出的是福建绿行者吴珍。吴珍关注的是塑料化工园的现实情况。

该怎么解决这些大量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化工园

图片来自网络与文无关

某塑料化工园的现实情况

吴珍发言:今年我们关注了一个塑料化工园区的案例。

这个园区入驻的企业主要是专门从事塑料生产的,在其生产过程中用使用大量的化学物质,包括树脂和有机溶剂等,其中有个很重要的物质,就是二甲基甲酰胺,易挥发、对人体健康损害大,另外它还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了是2A类致癌物清单中。同时园区内工厂建设有大容积的罐体,主要存储化学品原料、废水、消防水等。

这个园区是早期建设的,在园区建设初期没有开展规划环评和风险评估。在后期运行中出现了一些难以解决的环境及安全隐患,如周边居民长期受园区企业无组织废气困扰,园区地面下陷,这对园区的管网设置、雨污分流、化学品存仓库的环境安全防护措施设置存在极大的挑战。

第一个问题是园区内工厂出现地面下沉现象。

这对罐体的安全和罐区的截污存在非常大的挑战。就这个问题,我也跟工厂进行探讨,他们也意识到这对于工厂的发展是一个重大的风险,但是这个问题非常难解决,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全区搬迁重新选址,或者求其次把工厂内的主体建筑推倒重建,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对于企业来说都有很大的挑战。

第二个问题是园区内部的管理问题。

我们一直在探讨化学品的污染,甚至是地块污染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企业在生产过程当中没有做好相应的管控,导致污染物直接进入环境中,包括事故、设备运行滴漏、员工操作不当滴漏等,如果在没有管控好,必然泄露到地下。

第三个问题是企业挥发性有机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

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企业的挥发性有机废气无组织排放情况比较严重,主要排放源为生产线密闭性效果不佳、化学品包装物,树脂、增塑剂、溶剂物质易挥发到环境中,其中有些物质与空气达到一定浓度容易引发爆炸风险。

第四个问题是企业、员工的环保、安全意识较低。

调研发现企业工人缺乏环保、安全意识,他们觉得自己在行业/工厂工作了很多年,也没出什么大问题,所以没有意识到在工作过程中的不规范操作会对自己或环境造成危害。

我们在工厂调研时看到工人在清洗原料桶的废水池里洗手,调研人员问工人“你觉得这样洗的安全吗”?他说“这水很干净的,我们都这样洗”,当着我们的面,他们一直在洗。另外我们对一位老工人说,“料桶没有盖,这都是挥发的,会影响身体健康”。他回答“我都干二十几年了,我都生三娃了,娃都很健康,我也很健康”。

第五个问题是化学危险废物的在企业内部暂存管理不完善。

目前,国家已经搭建了危险废物管理平台,这一方面应该相对比较规范,包括企业在这个平台上的入驻、以及转出转入的过程都有管理。但是我们发现在企业内部危险废物暂存库建设不规范、危险废物暂存库防治措施建设不完善、危险废物入库记录缺失等,容易造成在危险废物在厂内造成污染。

第六个问题是园区内突发性环境事件应急方面。

我们所调研的企业中,突发性应急设备设施配置和突发性环境应急培训不足。企业事故应急池容量普遍偏小,事故废水运输能力较小。另外,没有发现企业关于罐区泄露、生产线故障、污染治理设备非正常运行等情况下的事故应急演练。

讨论环节

主持人:听完吴珍的演讲之后,我有一个感觉,就是她在讲一个生病的化工园。我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人都会发烧,就像化工园比如发生了爆炸,发烧是病吗,其实发烧不是病,可能是内在的一些脏器或者什么,受到了伤害或者是运作不灵了,假设有一个NGO小伙伴,进到化工园里去干预某一个案例,想找到背后的成因,我想请大家谈谈,你们觉得一个安全事故背后,有哪些方面的原因,或者管理思维,或者安全的意识不到位呢?

A:很多事情都是有原因有责任的。像刚才讲的这些事,罐体和储存的问题,我觉得是安评阶段出了问题。安评阶段出现问题以后,那就相当于那地方放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炸药包。

吴珍:在我们调研过程中没有看到园区的安评报告。

A:没有安评项目是怎么做的?

吴珍:目前园区投入使用已经将近20年了。

A:也就是从法理上来说是属于违法的。

吴珍: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中国老园区比较普遍的问题。

A:因为中国好长时间都是依法行政。依法行政就是说整个园区,地方政府为了它的GDP,为了产业的发展,整个工厂的上游相关部门给一路开绿灯过去,项目就实施变成既成事实了,这个法人他有责任吗?好像也没责任。

但中国的法律历来是这样,就是没出事就没事,出了事以后,地方政府摘得很清楚,法人就承担法律责任,把你抓起来法办。

所以这样的现状,从法理上来讲,像刚才这些环评之类方方面面的事情,其实只要按程序做下来,它应该是一个合理合法的事情,只要你日常的管理是相对比较到位的,不敢说百分之百到位,像这种恶性的事件,我觉得是可以避免的。

不是必须要发生的。但是你刚才讲的这些事儿,也是现实存在的,那么现实存在的,就有它的现实合理性。现实合理性就是地方要追求GDP,要追求事业的发展。所以把很多事情给省掉了,省掉就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雷,这个雷只不过就看什么时间爆炸了。

B:他们安监和环保在做什么?

吴珍: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在早期园区是没有编制规划环评的,也没有发现相关的安评报告,园区里的企都有编制项目环评和突发性环境事件应急预案。

B:还有一个就是项目刚开始引进来的时候,有“三同时”的说法,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使用。不仅仅是环境,健康、安全上面其实都是一样的。

吴珍:在我们的调研中发现,企业基本落实了“三同时”问题,但是我们认为在早期国家标准相对比较低,且没有制定行业标准,所以工厂的污染治理的效果不佳,在加上挥发性有机物治理,目前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依旧存在挑战。

B:最起码现状评价是可以做的

吴珍:目前,园区内的企业正在编制后环评。

B: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源头,可能是首先政府一路开绿灯,如果政府开绿灯,把这些法律法规松掉,政府都不管,企业更是会拖,政府都不管了,企业为什么会管?这样就每况愈下,愈演愈烈,直到哪一天真的爆了。

不管是企业的自主责任也好,还是政府监管也好,其实这两方面,都是有很大的问题,当务之急是赶紧做一次安评的现状评价,包括环境方面有后环境,这些其实都是可以做出来。不能是刚开始不做,现在就什么都不管了。

吴珍:目前,园区正在扩建二期,在现有风险尚未解决的情况下,扩建二期,我们认为是存在风险的,而且项目所在地的土质松软,是目前园区存在的最大安全、环境隐患。

A:胆子太大了。其实按照中央的决定,有三大攻坚战,污染防治攻坚战,是其中的一个攻坚战,谁违反就整治谁,他胆子还那么大?

A:之前我一再强调,商业和产业的价值和环境之间一定是一个平衡。安全评价和环境评价,这是应该履行的法律责任,你不履行这个法律,就属于违法。

该怎么解决这些大量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化工园

图片来自网络与文无关

主持: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在座的NGO的小伙伴们,讨论过以后,发现其实很多时候,这是一个历史遗留的问题,因为我们国家,走过了这样一个可能经济发展比较粗放的阶段,所以现在我们变成了这样一个烂摊子没有办法,而且也加上政府,地方的官员可能为了GDP的冲动,想要招商引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要介入到这个园区,想要让园区能够更加健康的发展,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做法可以分享给我们?

C:我们已经把所有江苏的园区全部都跑过,几乎全部的管委会都沟通过了相应的问题。我觉得其实大量的园区的问题,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看到,比如同样在连云港一个园区,它是规划成立的,它的各种硬件管理是非常好的,它是中西部战略融合的一个试点。

过去的园区,我觉得分两种,第一种是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去发生一些变化了。其实动力是有的,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做,我们这边往往会介绍一些案例经验和分享。还有一种,他们没有这样的动力。我们还是会用一些传统的手法,想办法让它停下来,一定要让它进入休克疗法,然后再去做。

其实像响水那边,跟大家透露一些背景的信息,在之前的三年到四年,有各种的灌排督办,区域限批等等,同一批的所有园区,跟他们情况类似的全部都被督办,都被抓起来。

但是响水因为一些关系的问题,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动手,所以我觉得响水出事,是早晚的事,因为他们也没有真正的去做相应的改变。

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还是得下一些重手,不管是用诉讼的手法,还是用什么其他办法,还是要让他们先停下来,不停下来是没有办法做这样的改变的。响水事件之前省里的领导全部都是严惩的,后来大家就都注意了。

友情链接: